腾讯何时触底反弹?-马化腾-刘炽平-股价-电商_网易订阅

腾讯何时触底反弹?|马化腾|刘炽平|股价|电商_网易订阅
作者 | 何畅编辑 | 董雨晴11月11日,曾经是流行于单身人士之间的“光棍节”,充满娱乐性质,而后在打折促销中摇身一变,成为购物狂欢的特定节点。但对一部分人而言,它还具有另一重意义——这一天,是腾讯的诞生日。1998年11月11日,马化腾和大学同学张志东在深圳创办了腾讯。一些刚入职的员工会好奇地在社交平台发问:“司庆日有什么福利吗?”不同时期的回答各有特点,除了文化衫、本子、扇子等相对常规的纪念品,令人津津乐道的还有2016年发出的人手300股腾讯股票,以及2021年发放的企鹅头像数字藏品,当天就有人在内部卖出了5万元一枚的高价。迈入2022年,设计并开发前述数字藏品的腾讯旗下幻核平台,已停止数字藏品发行,转身离场;而腾讯的股价也一度回到了六年前,有人暗自神伤,有人默默加仓。但变化已在发生,有多位接近腾讯的人士表示,近日在深圳总部,腾讯多个事业群负责人正密集来往,商讨新阶段的经营战略。会议核心围绕各业务线的经营情况展开,“据说有一些好消息”。当下的腾讯,仍继续走在降本增效与聚焦重点战略领域的道路上,等待一个拐点,等待触底反弹。省钱和变现今年3月,在腾讯发布2021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报告之际,作为董事会主席兼CEO的马化腾表示,相信中国互联网行业正在结构性地迈向更健康的模式,回归以用户价值、科技创新及社会责任为中心的本源。“我们正在积极适应新环境,降本增效,聚焦重点战略领域,争取长期可持续增长。”在接下来的时间内,一些业务调整陆续浮出水面。近日,腾讯WiFi管家就发布公告称,因业务调整,将于2022年12月1日正式停止服务,用户届时将无法使用腾讯WiFi管家的任何功能和服务,包括用户资料等在内的数据将被依法删除。随着运营商流量套餐价格的持续降低,用户已鲜少面临流量紧缺问题,腾讯WiFi管家等WiFi工具类软件因此日趋没落,并最终成为腾讯关停业务名单上的一员,也被一众用户视作“时代的眼泪”。这并非孤例,据市界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腾讯社交电商项目小鹅拼拼、游戏直播平台企鹅电竞、休闲娱乐游戏QQ堂、腾讯看点、搜狗旗下包括搜索与地图等在内的多个产品均已宣布关停或调整。它们分布于各个领域,既有曾经辉煌但如今难以继续创造较大价值的应用,也不乏重金投入却未能收获预期效果的创新项目。一位腾讯员工回忆,今年以来,内部对项目立项的要求愈发严格,相比过去对影响力的侧重,眼下更倾向于考核商业化能力。其所在部门的团队由此形成了一种默契,“汇报时都会提一下自己所在项目的收入情况”。另有内部人士透露,腾讯还大幅缩减了营销费用,公司总裁刘炽平甚至亲自就营销成本加以审核。一边是“降本增效”,逐步后撤,一边是“聚焦重点战略领域”,加速向前。不久前,腾讯会议推出按月收费的增值服务。其官网显示,个人用户可以选择免费的个人版腾讯会议功能,或者以单月30元、连续包月25元的价格升级为会员,从而获得字幕、自动会议纪要和语音实时转写等权益。相关人士介绍称,目前的会员订阅模式综合考虑了用户多元化的需求以及获取服务的复杂度,以使其拥有更丰富的解决方案。“未来,我们也会在商业模式上探索更多可能,以更灵活的方式满足更多用户的需求。”与此同时,明显加快商业化脚步的微信再次放出新招。11月3日,微信广告团队宣布上线微信搜索结果广告,支持竞价推广模式,提供包含公众号推广、销售线索收集、商品推广、品牌活动推广、应用推广和小游戏推广在内的六大推广目标,支持原生推广页、微信小程序和自定义链接三种落地页模式。用户可以通过品牌词、品类词、通用词等多类型关键词搜索,这也被微信广告团队称为产品亮点之一。一位微信生态服务商称,“微信正在以视频号、搜一搜等为代表的流量入口上加强变现”。在其看来,虽然腾讯对于各业务方向上的变现需求稍显迫切,但具体到微信,目前尚属于“稳中求变”阶段。“稳主要考虑用户体验和生态和谐,变主要在于寻求新的机会和增长点。”不过,他也坦言,在用户使用时长上以及广告营收方面,字节系应用始终是腾讯必须正视的对手。换句话说,可挖掘的空间不小,挑战亦然。股价与传闻变化之外,过去的一个月内,腾讯始终处于传闻的漩涡中,在市场情绪的带动下,其股价也随之一路震荡。10月24日,有消息表示“中国移动收购腾讯部分股权”,尽管腾讯方面回复称该消息不实,但并未能够扭转其股价下跌的趋势。10月25日,腾讯跳空低开,盘中股价击穿200港元关口。一位持有腾讯股票的投资者哀叹:“这已经不只是腰斩了,还得再来个八折。”她寄希望于这只是诸多不确定因素与市场情绪叠加所造成的短期震荡,却不能否认数字背后的事实——和2021年2月每股758.9港元的历史最高点相比,如今腾讯股价已缩水七成。一周之后,传闻再次出现。不同的是,中信集团成为了腾讯之外的另一位主角,“中信集团正组团与Naspers谈判以收购其持有的全部腾讯股份”的消息迅速引发关注。这里的Naspers即南非报业集团,腾讯的第一大股东MIH TC正是由其全资子公司Prosus所控制。今年6月,Prosus及Naspers曾宣布开启一项长期、开放式的回购计划,用以提高集团每股资产净值,回购资金将通过Naspers有序小幅出售腾讯公司股票获得。传言愈演愈烈,当事方终于出面回应。11月1日,Prosus发布声明称,相关报道与事实不符,Naspers将继续执行开放式股票回购计划。同时,Naspers董事会和Prosus董事会重申,对腾讯发展前景长期有信心。中信集团也在对媒体的回应中表示:传闻不实,无相关计划。但就在第二天,随着“腾讯与联通设立混改新公司”这一消息的曝光,资本市场迅速给出反应,中国联通A股直线拉升至涨停,各个社交平台猜想迭出,热议不断。直到当日晚间,中国联通发布公告就相关情况作出说明,称基于“全面挺近数字经济的战略需要”设立该合营企业,主要从事内容分发网络(CDN)和边缘计算业务,立足于自主研发,形成完整的CDN/MEC 平台能力、运营能力和产品创新能力。“该合营企业的组建正在推进过程中,尚未完成设立登记,对公司当前生产经营无重大影响,长远看有利于放大双方优势,壮大CDN、边缘计算产业链。”此外,公告中还提到:“腾讯是本公司的长期战略投资者之一。该事项为本公司与腾讯开展的正常业务合作。”事实上,今年9月26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执法二司官网就披露了双方设合营企业的公示。其中提到,交易完成后,联通创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即联通创投)、深圳市腾讯产业创投有限公司(即腾讯产投)、有关员工持股平台将分别持有合营企业48%、42%、10%的股权,联通创投、腾讯产投共同控制合营企业。换句话说,前述合资公司的设立是针对具体业务进行的“各取所需”的合作,在此基础上,联通的边缘机房、边缘服务器等基础设施,能够与腾讯的技术、产品形成合力,有利于在降低成本的同时放大优势,从而进一步加强双方在智慧城市、数据中心、边缘计算产业链等方向上的开拓能力——腾讯得以向产业链更为上游的领域拓展,联通也或将于此收获更为多元化的业务可能性。然而,情绪似乎比事实更容易影响股价的波动,也使得后者变得更捉摸不透。在一些仍然持有腾讯股票的投资者看来,当下已经无法将腾讯的股价情况与其业务直接关联。“市场关心的是未来,但从现在到未来又存在太多可能发生的变化,不过既然都跌成这样了,也该涨了吧?”投资者关心的问题需要时间来作答。进入11月,腾讯股价开始复苏。而在10月30日,今年已连续加仓腾讯多次的知名投资人段永平,通过其名为“大道无形我有型”的雪球平台账号回答了一位用户关于腾讯是否见底的问题:“底在哪里恐怕没人知道,但肯定比之前快了。”截至11月11日午间收盘,腾讯股价为248.4港元/股,总市值2.38万亿港元,较半月前的最低点上涨了23%。寻找增长点即便如此,业务依然是腾讯握在手中的筹码,更是能够为其创造全新增量的关键所在。受宏观经济环境波动、流量红利日益枯竭等因素的影响,互联网公司很难像过去一样,驰骋于高速增长的道路上。和追求规模相比,有质量的增长才是当下的关键所在。细数腾讯的财报,其营收来源主要包括三个板块:增值服务、网络广告、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处于核心位置的增值服务营收又分为游戏和社交网络两部分。今年第二季度,本土和国际游戏营收均出现同比下滑,但增值服务营收同比总体保持相对稳定,为717亿元。从这个角度来讲,游戏不复当年风光,但基本盘犹在。至于网络广告,需求疲软以营收同比下降的形式落于纸面。不过,低迷之中仍有亮点——腾讯在财报中提到,视频号总用户使用时长已超过朋友圈总用户使用时长的80%,总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超过200%,基于人工智能推荐的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超过400%,日活跃创作者数和日均视频上传量同比增长超过100%。视频号因此成为财报后电话会议上,分析师提问的焦点。毕竟,从信息流广告的接入到视频号小店的上线,乃至刚刚推出的微信搜索结果广告,无一不是商业化触角的进一步延伸,更是腾讯“聚焦于提升业务效率并增加新的收入来源”的成果体现。刘炽平肯定了电商直播这一增长机会,但也强调需要时间来进一步证明。在用户养成直播观看习惯后,以广告系统助力商家引流,借由小程序完成交易,并依靠私域流量实现复购的积累。而电商业务的拓展过程,“需要逐步完成”。广发证券在今年7月发布的研报中称,从用户数据和时长来看,视频号仍在爬升期,其用户数和时长持续增长,对流量和商业化均属于增量逻辑,未来1~2年将是视频号商业化的发力阶段。其在此基础上测算,视频号信息流广告收入空间约为每年109亿元,搜一搜的搜索广告收入空间约为每年83亿元。结合视频号对直播带货的推动,未来微信生态中电商流水金额仍有提升潜力,潜在变现规模有望达到每年200~300亿元。而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业务营收同比增长1%,增速虽然缓慢,却与整体经济活动的变化相关。再考虑到传统行业的数字化转型、“互联互通”推进对腾讯生态的丰富作用,以及各条线聚焦主业、提升利润的要求,长期来看仍将迎来利好。于200港元附近徘徊的腾讯股价令投资者感到不解,跌宕的走势曲线也难免让腾讯高管感慨公司股价被低估。值得一提的是,这并非腾讯首次面临股价震荡。如果将时间维度拉长,2018年的腾讯也曾走过股价的“下坡路”,彼时包括马化腾在内的总办成员曾紧急召开秘密会议,而后将会议精神自上向下传递,彼时包括马化腾与刘炽平在内的多位集团高管在邮件里郑重写道,“这是公司一次面对未来的进化,也是迈向下一个20年的主动革新与升级迭代。是继2012年‘518变革’以来,又一次公司级的组织架构调整”。那次会议的主题正是“群策群力,诊断腾讯”。通过调整重心、操刀进行组织架构变革,最终止跌反弹。时间回到当下,危机感再度笼罩,但这一次,外部环境转向的权重更高,摆在腾讯眼前的局面与2018年或有不同,腾讯上下依旧在努力力挽狂澜。市场情绪敏感而脆弱,腾讯需要以增长点和业绩拐点提振信心。目前,多家机构已然给予了其“买入”评级。调整已在进行,而第三季度财报也正待发布,战略调整仍在进行,温和复苏是否将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